• 【璞至患者心语】住院第二天,大专家亲自来看我

    我是北京本地人,子宫内膜癌接受手术,术后接受过放疗,8月份右腿部开始浮肿,进行性加重,走路越来越困难。主治大夫说:“你这种情况是妇科肿瘤术后很常见的淋巴水肿,发病率能达到一半。这个病目前北京善尔医院治的很好,这家医院是我的好朋友,也是业界著名的专家陈春玲教授创办的,她的老师曹泽毅教授也在那儿坐诊,他是妇产科全国最厉害的专家。去善尔好好瞧瞧吧。”

     

    我立即上网查了一下北京善尔医院,是璞至医疗望京的院区。这家医院规模不大,但我的主治大夫也是知名专家,我相信他不会骗我,于是我立刻拨打了电话询问情况。咨询是个很热情的姑娘,询问我的病历之后她说:“您尽快来我们这儿住院吧,我给您预约一个号,您的情况陈院长跟曹教授这几天会亲自来看。”

     

    隔天,我打车来到了北京善尔医院。踏入大门的那刻,一个漂亮的导医就迎了上来,准确地说出我的名字和病情,热情和专业程度让我惊喜!我和爱人在导医和护士的帮助下很快办理了住院手续。

     

    我住进了VIP病房,病房在内间,推门看去,里面干净而明亮,床铺收拾的很整齐,还有沙发椅方便探望和陪床。负责我的护士说:“您看,我们这些被褥都是刚换的,知道您今天住进来,早晨这儿又做了一遍消毒。”护士离开后,我的爱人连连说:“挺好,就安心住这儿吧,这里隔音很好,挺安静。”

     

    于是我便住了下来。

     

    接下来我要说说我的用餐体验了。刚住院第一天的午餐,我们选择了医院的营养餐,觉得不贵。11点半,餐车缓缓推来,一张精致的餐布铺开,饭菜分别盛放在小碗中,四菜一汤有荤有素,以清淡为主。护士长推来午饭时说:“午饭都是现做现盛的,这些餐具都是新的,特意为您们住院的患者准备的。营养餐是根据病人的饮食需求由营养师搭配的,您放心吃吧。”

     

    鸡蛋豆花汤甜咸适中,藕片和有机菜花清爽可口,土豆炖肉也很入味……原来医院食堂大厨手艺可以这么好!我当即预定了第二天的饭菜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事实证明,第二天的早餐也没有让我失望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住院头天,善尔的李院长来病房看我,拆了绷带看过了我的情况,得知我的既往病史后,她立刻打了一个电话,原来是在联系这边的大专家陈院长和曹教授。电话后她安抚我:“您今天把病历、片子这些让家人都准备好,治疗记录越详细越好。我们陈院长跟曹教授明天就来看您,到时候我们会一起联合会诊,亲自给您制定治疗方案,我看您现在做了支架,同时服用好多药治疗心脏、糖尿病、高血压等慢病,这对身体很不好,等给您看过后,我们会商议酌情减少药量,同时保证给您调理好了,这样更有助于控制淋巴水肿。”

     

    我听后心里只有一个想法:住院第二天,大专家就要来看我了!这在我过去的治疗中,在大医院都是想都不敢想的。来了这儿我再也不用担心挂不上专家号,一直排队了!也不用担心专家2分钟看一个号了,这次我一定要好好跟这儿的大专家聊聊病情,要把病彻底治好!

     

    第二天早饭时,我接到了二位专家10点来查房会诊的通知,得知具体时间,我把女儿叫来了,她之前一直全程陪护我的手术和治疗,是最了解我病情的人。

     

    10点多,护士长推开了病房的门,首先走进来的是一位端庄优雅的女医生,她微笑着向我走来:“您就是王女士吧,子宫内膜癌术后淋巴水肿的那位。”接下来便是一位精神矍铄的老大夫,我对他有一些了解,是我国的妇产科名家曹泽毅曹大夫,看见他本人我还有点难以置信,直到他向我询问病情和病历,我才反应过来。

     

    两位名家一边问我的情况,一边查看我的治疗记录,陈大夫拉着我女儿询问我之前的手术情况,曹大夫则亲自查看我的水肿情况并关切地问:“水肿现在影响行动吗?”旁边李院长向同来查房的另外几个大夫描述着我的病情,我第一次能够被这么多专家关怀着,心里特别温暖、很踏实,瞬间觉得自己的所有毛病,都能治好了!

     

     

    说到治疗过程,就轮到我女儿来跟大专家们直接沟通了,她把我如何手术、放疗经过、放疗次数、拍了什么片子、效果怎么样这些一一跟大专家们详细描述,几位专家也分析了术后常见的情况和子宫内膜癌的高危因素。我的情况比较复杂,这次看诊全程,他们一直跟我的女儿和爱人沟通,把我身体各方面情况了解的都非常仔细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查房结束时,陈大夫和曹大夫说要针对我的情况做“会诊”,也就是开会,共同讨论如何医治,最终确定一个治疗方案。

     

    目前我还在善尔医院继续治疗淋巴水肿,每天有两个护士给我做专业按摩,按摩很舒服,我的水肿两次治疗后就有所改善。

     

    有大专家亲自来给我看病,共同讨论治疗方法,有善尔医院院长的关怀,有护士体贴到位的服务,我的心暖洋洋的,我坚信不久后,我的水肿一定能够治好,我一定会以全新的面貌离开善尔!